凯时国际联赢激光内外交困:公司治理显隐忧 大

原创 2020-05-28 09:57  阅读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年,国内激光设备市场增速开始放缓,实现销售收入658亿元,同比增长8.8%。受全球经济走势不确定的影响,2020年国内激光设备市场预计出现10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所处行业的发展或“放慢脚步”,深圳市联赢激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赢激光”)如何“以察时变”,值得市场关注。

  而近年来,联赢激光营收增速放缓,净利润甚至出现负增长,而其客户亦出现恶化的迹象,不仅被列为“老赖”,凯时国际还频频因拖欠货款被推至“被告席”,坏账风险高企。同时,为联赢激光贡献2,000万元收入的客户与172家公司共用邮箱,交易数据的真实性存疑。反观其自身的内部治理水平,联赢激光出现曾挪用其新三板募集资金、因逾期而“吃”官司、申报不符被处罚的情况,或存隐忧。

  近年来,联赢激光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增速大幅放缓,且其存在业绩依赖税收优惠的情况。

  到了2019年,联赢激光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0.11亿元、7,623.47万元,比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02%、-8.59%。

  而其曾连续处于“失血”状态的另一面,联赢激光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也“水涨船高”。

  也就是说,联赢激光赊销加剧,其或存资金回流难的风险。而雪上加霜的是,联赢激光的客户质量或恶化。

  在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逐年攀升的局面下,联赢激光应收账款的第一大客户却被列为“老赖”。

  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9月30日,芜湖天弋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芜湖天弋”)是联赢激光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联赢激光对其的应收账款余额为2,086.82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为5.45%。

  值得一提的是,据最高人民法院数据,截至2020年5月8日,芜湖天弋存在4条失信记录。

  其中,据(2020)皖0203执240号文件,2020年1月9日,芜湖天弋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欠款328万元未履行,而被芜湖市弋江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无独有偶,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9月30日,山东玉皇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皇新能源”)是联赢激光逾期应收账款的客户之一,联赢激光对其的逾期应收账款金额为348.03万元,期后回款金额为74万元,未回款金额为274.03万元。

  据(2020)鲁1791执271号文件,2020年3月5日,玉皇新能源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该义务涉及玉皇新能源未按时支付货款,玉皇新能源被菏泽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9月30日,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轩高科”)是联赢激光应收账款客户之一,联赢激光对其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475.51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为3.85%。

  据(2019)皖01民初996号文件,2019年8月19日,国轩高科因拖欠货款,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凯时国际!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贵州安达科技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货款7,482.36万元和逾期付款利息243.6万元。

  据(2018)皖0102民初4697号文件,2018年12月26日,国轩高科因拖欠货款,被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区人民法院判决,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南京能启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1.13万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

  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9月30日,河北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隆新能源”)是联赢激光逾期应收账款的客户之一,联赢激光对其的逾期应收账款余额为983.71万元,期后回款金额为100万元,未回款金额为883.71万元。

  据(2018)冀0481民初3455号文件,2019年5月30日,银隆新能源因逾期未支付货款,被河北省武安市人民法院判决给付河北凡贝贸易有限公司合同货款497.06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3.6万元。

  据(2018)冀0481民初3686号文件,2019年4月29日,银隆新能源因未按约履行付款义务,被河北省武安市人民法院判处给付河北泉盛贸易有限公司合同货款662.29万元,并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

  据(2018)冀0481民初3688号文件,2019年4月28日,银隆新能源因拖欠合同货款未按约履行付款义务,被河北省武安市人民法院判处给付河北东通贸易有限公司合同货款1,245.08万元,并按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

  由上述情况或表明,其应收账款客户被列为“老赖”、频频因欠款而“吃官司”,联赢激光的客户质量或恶化,其坏账风险或高企。而联赢激光“零人”客户存在的销售数据问题,同样值得我们关注。

  三、贡献2000万元收入的客户与172家公司共用邮箱,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

  招股书,2016年,深圳格银电池设备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银电池”)是联赢激光的第二大客户,联赢激光对其的销售金额为2,533.33万元,销售占比为6.09%。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7年,格银电池的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12人。

  而2020年1月19日,格银电池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2018年年度报告,被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南山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研究发现,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深圳迪尔卡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中石弘海(深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艾特信科技有限公司等也曾使用过这个邮箱,且2018年,以上三家公司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公开信息,截2020年5月8日,共有173家公司曾使用过电子邮箱,且该邮箱匹配的对应的用户名为“财务-陈姐”。

  这意味着,客户不仅或为“零人”公司,还与其他公司共用邮箱,该客户是否为为“走账”公司,且双方的交易数据真实性几何?而联赢激光内部治理水平或现不足,令人唏嘘。

  除了销售数据真实性存疑,联赢激光还曾挪用其在新三板的募集资金用于偿还贷款。

  据联赢激光在新三板披露的2019-063号公告,即《2019年半年度募集资金存放与实际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中提及,为补充主营业务发展所需流动资金,扩大生产能力,增强资金实力,加快发展步伐,联赢激光于2017年9月15日召开的第二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及2017年10月9日召开的2017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深圳市联赢激光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发行方案》。

  该次股票发行的对象为湖北长江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12名投资者,发行价格为每股11元,发行数量为3,000万股,共募集资金33,000万元。

  募集资金到位且取得股份登记函后,联赢激光按照2017年9月18日公告的《股票发行方案》中的募集资金用途存放和使用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补充主营业务发展所需的流动资金。

  但在募集资金使用过程中,由于联赢激光相关人员对募集资金使用的相关要求未充分理解,将其中1,000万元募集资金用于归还杭州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借款金额为1,000万元,期限为2017年8月16日至2018年3月16日,月利率为5.075‰)。为补正上述瑕疵,联赢激光特对以上变更募集资金使用用途事项进行追认。

  据(2015)深宝法民二初字第6364号文件,2016年8月8日,联赢激光因未支付深圳市泽诚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诚自动化”)剩余货款,被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判决支付原告泽诚自动化货款2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据机关缉违字[2017]004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文件,2017年9月18日,联赢激光因货物数量与申报不符,被深圳机场海关处以3万元整的罚款。

  挪用募集资金作他用、逾期“吃官司”、货物申报不符等问题,暴露出联赢激光的内部经营治理水平或存漏洞。而以上种种问题,或是联赢激光在资本市场上的“绊脚石”。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凯时国际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凯时国际协鑫能科:2019年净利润同比大涨6683%绿
下一篇:凯时国际财富要闻